私募MOM备案要求明确存量整改与新产品报送并行

近日,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《关于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管理人中管理人(MOM)产品备案相关事项的通知》(下称通知)。通知显示,在该通知之前备案为“MOM产品”或聘请多个投资顾问的产品,其管理人应在6个月内进行规范整改,并向协会提交产品变更备案。在产品完成规范整改前,相关管理人应当控制产品规模,原则上不得新增净申购额。

据了解,多家机构已着手开展存量产品的整改工作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存量产品存在多层嵌套等情况,为符合监管要求,相关机构拟主要通过新设合规产品的方式解决相关整改问题,而新设产品同样需要完成备案要求。

其中,资产管理合同需明确约定管理人、投资顾问、托管人职责以及投资顾问数量等内容,列明MOM产品投资目标、策略、范围,资产单元划分标准,投资顾问选择标准、基本信息等,充分揭示相关风险;投资顾问协议需就投资顾问费用标准、支付频率、支付方式作出详细约定,但不得在计划资产中列支投资顾问费用;合规审查意见方面,合规负责人应该对管理人、投资顾问、投资经理是否符合相关资质要求发表意见。

邵燕君:紧张了多少天啊?

邵燕君:没有机会修?

猫腻:幻想中的国民。童话嘛。唐国纯粹是我想象的、美好的国度。我觉得这样的国家很牛,也有集体主义,也有民族主义,个人的东西也一直都在。从国家到个人,大的尊严也有,个人的尊严也有。

邵燕君:但这不是人的本能,《将夜》里长安百姓也召唤出这个劲儿,那应该是个大写的人吧。你觉得大唐的国民就是这样吗?

猫腻:庆帝写得非常好。

邵燕君:我写关于你的那篇文章的时候开始也没有想到,写到这部分的时候突然发现,叶轻眉身上的神光是文明的光辉,是高于那个时代的文明光辉。

猫腻:《朱雀记》写得很随意。我是那个时候“起点”唯一有固定休息日的作者,没人这么干。

范闲:前期只是个普通男人

猫腻:我上个月还在看《庆余年》,重看就觉得有几段写得真不错。比如,大东山之后叛军围城打皇宫那段。我没有写过铁血的东西,最后发现不仅实现了最初的目标,而且还要高一些,就觉得很高兴。

邵燕君:你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“普通”吧?范闲后来也不普通。

猫腻:从大东山下去之后,范闲从草甸上站起来和燕小乙拼了一下。这是范闲正儿八经第一次站起来。还有就是在北齐的山洞里,肖恩给范闲讲叶轻眉的故事,讲到“一棵是枣树,一棵还是枣树”。这个话本来没什么意思,后来有一个网友分析说,从这一刻开始,范闲基本认了叶轻眉这个妈,真正融入了这个世界。他知道妈是从哪儿里来了,自己对这个世界也逐渐认可了,他把重生前的世界也带过来,他就可以作为这个世界的人生存了。

《庆余年》订阅成绩最好

邵燕君:你对庆帝怎么看?

据报道,台当局“劳动部”解释,个别事业单位的解雇状况导致1至11月解雇总人数创新高,如太阳能电池制造商茂迪公司解雇916人、中华映管公司4400人,中连货运汽车公司915人等。

随着该通知的下发,相关机构正积极应对准备材料,力争早日备案私募MOM新产品。刘金杨表示,该公司专户MOM新产品处于冲刺阶段,正在与各方最终确认合同细节,争取近期报送。

猫腻:别人分析过,我不一定认同。第一是知遇。叶轻眉是现代人,她是唯一不嫌弃太监的人。别的公公也说:“小范大人,是唯一给我塞钱的时候笑得很真的人。”这是两个现代人,观念不一样,阶层观念会淡一些。陈萍萍对皇帝说,小姐把我当平等的朋友,不是臣属,不是下人,不是仆役,更不是狗,是平等的伙伴。这个对陈萍萍是很重要的事。再一个就是,有人说陈萍萍对叶轻眉有若隐若现的情愫。我不认同,我认为就是第一层。陈萍萍就是正儿八经的“卖与帝王家”的士大夫,有点像春秋时代的那种人。

邵燕君:这个事你说了不算。当然,我说了也不算,要看后来人怎么说。现在说《庆余年》。《庆余年》是你的“封神之作”,前面还有《朱雀记》,算是成名作。

“庆帝写得非常好!”

猫腻:几天吧。每天现写,写到一口气吐出来,就扔下。

“大红书”是有配方的

创金合信基金MOM业务相关负责人刘金杨也表示,该公司前期开展了大量MOM业务,将会积极响应自律组织要求开展规范整改工作。

(感谢王鑫、项蕾对本文提供的支持)

猫腻:我觉得拍得很好,节奏是我喜欢的,调性也是我喜欢的,各方面都实现得不错。

关于《庆余年》电视剧

专家提醒,今天北京仍处在大风蓝色预警中,北风劲吹降温明显,体感十分寒冷,外出注意防风防寒,谨防高空坠物,风干物燥,也需注意用火用电安全。

邵燕君:那时候每天写6000字?

在他的“粉丝”中,就包括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邵燕君教授。邵燕君跟踪研究网络文学多年,和猫腻亦是好友,两人经常就作品与创作交谈。北青艺评得到邵燕君和猫腻的授权,首次发表两位对谈中有关《庆余年》的部分内容,本次访谈内容始于2017年,最终完成于2019年12月2日。

猫腻:可能不止,写到不能再写,就停。

邵燕君:你觉得范闲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?

同时,通知要求,私募MOM产品运行期间发生增聘或解聘投资顾问情形的,其管理人应在5个工作日内变更备案,提交投资顾问协议、变更备案报告,其合规负责人也应发表明确的合规审查意见。

猫腻:范闲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。普通男性不会从一开始就想着改变世界,除非是雄才伟略的政治家。我一直不喜欢范闲是因为范闲和我最像,就想过好小日子,多挣点钱。他还多几个老婆,我就不想了。初级的想法都这样。

猫腻:这个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!金庸是我的偶像,我和他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这种比较让我很惶恐,而且很尴尬,这是真心话。

邵燕君:但很少有人有这个劲儿。

猫腻:这个情节很早就想好了。直到还有二十多天写到这段的时候,开始紧张。我知道我想了一个很牛的情节,但担心自己实现不了,有落差,就很紧张。包括写《庆余年》《将夜》《择天记》的时候,每次写到这种情节,更新就不自主地变慢了,不敢写了。要到那个情节了,怕得要死要活的,不自信。

猫腻:不知道该怎么总结。反正死了活了我就要打你一下。

邵燕君:其实传统作家,包括我们自己写论文也是这样,知道要碰到核了,也紧张,但毕竟不是更文,没有时间的紧迫感。我想知道你们的节奏是什么,比如,从陈萍萍和皇帝对峙到范闲劫法场,你更文更了多久?

邵燕君:我问过你,自己的小说人物最喜欢谁,你说的都是配角,主角里只有一个许乐。你好像不喜欢范闲?

明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,冷空气洗刷过后的京城天空依旧晴朗,气温虽有小幅度回升,但全天气温仍在0℃以下,夜间最低气温可达零下10℃,要想在户外跨年,可要多穿一点。

猫腻:然后就是人物的设定。《庆余年》是个爆款剧,这和它写得好不好关系不大,因为范闲这个人物太容易出东西了。他有很多特质,对女性有吸引力。比如他是出色的诗人、文人、特务头子、爱国志士,武艺高强。最关键的,他还长得特别好看。他结合了霸道总裁的特点,没有哪个霸道总裁比他更霸道总裁,最后当上隐皇帝。对一个男人来说,很土鳖的特质放上去就够了,这就是大男主文。对女性来说,影像化之后很有吸引力。对男性来说,代入也有快感。

猫腻:《择天记》有电视剧加成,如果不算它的话,订阅最好的是《庆余年》和《将夜》。但《庆余年》比《将夜》早两年,应该说《庆余年》成绩最好,喜欢的人比较多。

猫腻:最开始想的是叶轻眉,我想写个私生子的故事。水木清华BBS武侠版就管《庆余年》叫“私生子的故事”。

猫腻:前期范闲和后期也不一样,但本质上,他是绝大多数人的共性。

据通知要求,私募MOM产品设立备案需提交三份材料,包括资产管理合同、投资顾问协议和合规审查意见。

邵燕君:你觉得《庆余年》哪点写得特别棒?

邵燕君:你觉得陈萍萍的行动动力是什么?

此外,台“劳动部”当天还公布了事业单位实施无薪假的最新统计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,有53家事业单位、3074人实施无薪假,相较上期(2019年12月15日)新增9家、825人;实施方式多为每月4日以下。分析指出,该情况是受景气影响、紧缩产能所致。(完)

邵燕君:庆帝的存在使得事情变得复杂很多。很多小说都不这么写,比如,差不多同时的《琅琊榜》,把皇帝写成坏人。这样一切就简单了,但你把事情搞得好复杂。

邵燕君:《庆余年》是不是目前接受度最广的一部作品?

邵燕君:这就是你作品中最核心的精神。这是什么精神?

邵燕君:现在电视剧《庆余年》热播了,你觉得拍得怎么样?

猫腻:对。叶轻眉来自的时代可能不是最美好的,但是比庆国的那个时代肯定要美好得多。叶轻眉穿越回去必然失败,不会成功,我也不会让她成功,成功就没有意义了。范闲是另一种类型,杰克苏。玛丽苏和杰克苏最大的区别是玛丽苏信这个,她相信可以拯救世界。但男人现实、冷酷、薄情,想事情就不一样。

邵燕君:刚才说的是情节,现在说说人物。最挂念《庆余年》中的哪个人物?

猫腻:本质上是这样。

猫腻:写《庆余年》的时候我是这么定义庆帝的。当时社会上不是对女博士有意见吗?除了男人女人之外,还有女博士。但除了女博士,还有一种人,皇帝。他和叶轻眉是相对的。庆帝是我认为的标准的帝王,优秀的帝王,完美的帝王。我到最后死活都不想给他名字,他不需要名字,就是皇帝。就像孙晓写《英雄志》一样,椅子就是皇帝。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是很多皇帝在战斗。庆帝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李世民。写到后来,这个人物跳得太高了,战胜了你对他的设计了。我一方面讨厌他,一方面又喜欢他,一方面敬畏他,一方面又很同情他。

猫腻:不修。《将夜》我修过,《择天记》我修过,《庆余年》全靠一口气撑下去,不修。我知道一修就完蛋。我连错字儿都不改,担心一修就错。回头看会修补情节,让它变得更缜密,可第一感觉就没有了,一往直前的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。这种情况我们都遇到过,可以等写完了再修嘛,金庸当年就这么干。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急迫地想让读者大大们看到,特别得意。

邵燕君:什么样的书能大红呢?

真正让我特别high的,是陈萍萍从达州回京城进了御书房,和皇帝闹翻了那两章,指着皇帝鼻子吼的时候,我觉得写得特别好。回过头来看,比印象中好得多。因为当时虽然写得很认真,但马上就要展开范闲回来救他的情节,精神非常紧张,来不及细看。后来写范闲一路杀回来——这是我写过的节奏最快的东西,空间转换最快,一路杀回来,雨中上法场、把陈萍萍一抱——这一抱,我一口气终于松下来了。

猫腻,是在网文界和主流文学界都受到高度认可的作家,素有“最具情怀的文青作家”之称,也被认为是最具经典性的网络文学作家。

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

邵燕君:老猫,终于有机会和你好好聊聊书了。首先得说, 我是你的粉丝,我们全家都是你的铁杆粉丝。好在学术界现在有一种身份叫“学者粉丝”,可以让研究者保有粉丝的情感和立场。我前些天就专门以“学者粉丝”的身份,写了一篇你的作家专论,《猫腻: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》,发表在《网络文学评论》。今天呢,是用学者的特权,代表粉丝和你好好聊聊。

邵燕君:对,写得非常非常好。后面也很难超越。

今天,北京依旧北风劲吹,最高气温大幅度跳水。预计今天白天北京天气晴朗,北风四五级(阵风七级左右),最高气温零下4℃;夜间晴,北风四级转二三级,最低气温零下12℃。

邵燕君:也许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上最美好时段的光辉,我是从人文主义的角度上说的。到了人工智能的“后人类”时代,人性可能就没有那么高大了,自由、平等,可能也不是天赋人权了。所以我说,这光辉是启蒙时代的光辉。

叶轻眉:携带着文明光辉的现代人

作为读者有两种代入途径,一种是代入屌丝,跟着主角逆袭。还有就是代入范闲这种,多爽啊,当个贵公子,非常爽。这也是“大红文”人物设定的两条不同走向,一个是少年崛起,另一个是人生赢家,都比较受欢迎。

但结尾部分我陷入了怪圈,直到现在都解决不了。我特别尊敬庆帝,虽然也讨厌他,不断固化他的强大,我觉得他已经强大到不可战胜了。如果范闲带着几个人把庆帝灭了,我说服不了自己。就算请出五竹,我也说服不了自己。范闲进宫杀皇帝之前,杀贺宗纬我都可以接受。但进宫之后,他和他父亲聊了很久很久,我都不敢动手,怕,打又打不过。因此最后一段我都不舒服,伟大的皇帝陛下就这么死了吗?有点类似于把夫子拔高之后,除了被天收,没有别的办法。

猫腻:你看周星驰就没有忘记。

邵燕君:“大红书”还有什么配方?

在那篇论文里,我把你和金庸比,全方位地比,立意、故事、人物、文笔。我觉得在《庆余年》里,你的“金庸大法”已然练成。作为类型小说作者,你是实实在在地站在前辈师父的肩膀上的。在你所有小说中,《庆余年》是最像金庸的。在下一部《间客》里,你个人的东西才真正喷发出来。在我个人的评价谱系里,你在《间客》《将夜》之后超过金庸了,你的“情怀”也更戳中当下中国人的心。

“总体而言,该通知符合预期。”刘金杨表示,公司会高度关注投资顾问变更的程序。通知明确要求对变更行为进行备案,既考虑了投资顾问变更事项的效率要求,也兼顾了该事项对产品而言的重要性。

邵燕君:相对来讲许乐(《间客》)和宁缺(《将夜》)都不那么有安全感。

猫腻:非常简单。70分以上的文笔、整个套路文。关键是节奏。另外,“大红书”一定要有安全感。安全感的来源就是大背景、金手指,这是最常见的两条路。比如范闲,父亲是皇帝,母亲是叶轻眉,养父是户部尚书,有老黑狗(陈萍萍)撑腰,有五竹做保镖,想死都死不了。这样做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后期矛盾不好制造。所以我一定要把五竹调走,一定要让皇帝、陈萍萍、户部尚书这三个人之间互相猜疑。这样才会构筑安全感之上的不安全感。但这种不安全感是可控的,我随时可以让五竹回来,随时可以让陈萍萍发动致命一击,因此不管范闲和长公主干、和皇子干,安全感都在可控范围内。

今晨北京天空清透,阳光即将上线。

猫腻:对。宁缺少年时期全部在不安全感中生活。但我小说开始写他的时候他已经回长安了,立马要找安全感,安全感瞬间就要一个接一个贴到你身上,皇帝、朝小树、书院。尤其是书院,书院一贴上来,立刻安定了。

另外,通知还表示,在MOM产品完成备案后,其管理人或托管人可申请开立多个证券期货账户。据悉,协会会定期收集MOM产品的运作信息,加强MOM产品事中、事后的运行风险监测。

猫腻:陈萍萍。这个人的性格、选择都是我特别认可的。我觉得他是国士,国士无双——针对叶轻眉一个人的国士。监督皇权这件事,除了他和叶轻眉谁也不知道。他一条老狗扮演了这么多年,到最后獠牙一露出来,就是干。他知道自己死了活了都不是皇帝的对手,在御书房里和皇帝吵架的时候还想把范闲撇开,想自己死了,范闲还能活着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他真的有江湖的英雄豪气。我们经常写这种人,明知道干不过你,但就是要再干一下。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周星驰的《功夫》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。《功夫》把我们对武侠的幻想统统实现了一遍,不管是画面,还是打斗,包括低阶打斗、中阶打斗、高阶打斗,完美地呈现出来。武侠精神也存在。周星驰的脑袋被“砰”地打倒在地上,但他一定要拿着小木棒再敲对方脑袋一下。《功夫》我看了七八遍,每次看到这里都热血澎湃,抓着我老婆说:“你看,死了活了我也要敲你一下。”

邵燕君:你参与编剧了吗?

到了《庆余年》,我想写一本“大红书”。

邵燕君:《庆余年》的构思,是先有一个故事吗?

猫腻:没有,因为定了王倦老师,我就很放心了。然后看过两版剧本,感觉很好。而且,要我参与编剧,我也没有那个耐心与精力。